有组织策划的恐袭活动越来越少 欧洲

 

 

4月8日,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卡车袭击事件现场附近,人们摆放了蜡烛和鲜花进行悼念。新华社/法新

据福克斯新闻网报道,当地时间4月7日下午15时左右,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市主街购物中心发生卡车冲撞人群的事件。一辆大卡车突然冲进人群,造成4人死亡,15人受伤,其中9人伤势严重。

反恐警报再次拉响

“一辆大货车不知从哪儿突然冲了出来,旁边的人立刻就被车轮碾压了。”一名现场目击者事后向《瑞典晚报》回忆道,“成百上千的人开始奔跑逃命。”

英国《金融时报》称,肇事卡车在袭击发生前不久被盗。卡车原本属于瑞典某啤酒公司,其在向该市的餐馆运送货品过程中被盗走,紧接着卡车便被人操控着,在购物中心门口横冲直撞。

瑞典首相斯蒂凡·勒文表示:“这是一起恐怖袭击事件。”

半个月以来,血腥恐袭事件频发。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,4月3日,俄罗斯圣彼得堡地铁遭遇恐怖袭击。一男子在地铁中引爆炸弹,造成14人死亡,近50人受伤。英国广播公司报道,3月22日,正值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遭受恐怖袭击一周年,一名52岁的凶犯驾车在英国伦敦国会大厦附近冲撞人群,后下车持刀行凶,最终造成5人死亡,至少40人受伤。笼罩在欧洲上空的恐袭阴云,因频出的袭击事件,而愈发沉厚。

恐袭已成社会“病症”

“有组织策划的恐袭活动越来越少,大多数都是‘独狼式’的袭击,这几乎成为欧洲近年来一个主要的恐怖主义形式。”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分析,“‘独狼式’袭击之所以增多,原因有两个。从反恐技术角度来说,它更难以被跟踪、监测、防范;从袭击效果来说,‘独狼式’恐袭更容易达到破坏、引起注意的目的。”

“可以说,恐怖主义已经成了一种社会‘病症’。这与整个欧洲目前所处地区环境有关。移民难民问题的涌现,周边地区的动荡,都会交互作用,导致恐袭频发。”崔洪建指出,“‘独狼式’恐袭除了恐怖分子本人受到极端主义的蛊惑之外,可能还有一些现实的个人问题,比如没有受到公正对待,没有和谐地融入生活环境,就会铤而走险利用恐怖行为进行发泄。”

形成有效反恐机制

恐袭事件发生后,世界多国向瑞典表示声援,并对恐怖主义进行了谴责。邻国挪威宣布,该国的大城市以及奥斯陆机场的警察都将佩带武器。芬兰警方也加强了对首都赫尔辛基的巡逻。

“预防不能从根本上消除恐怖袭击。”崔洪建认为,“这不是长期、彻底的反恐办法。特别是个人式的恐袭,往往会有很大的突发性,很难做到事前预防。”此前,在2016年1月,欧盟刑警组织宣布启动欧洲反恐中心,这是欧盟成员国为了共同应对恐怖威胁进行的一次战略合作。“目前的情况下,恐怖主义很难被根除,但是欧洲国家若能形成统一、有效的合作机制,比如加强情报的交流、控制恐怖分子的资金来源,从而使恐袭的规模减小,次数减少,影响范围在可控制的程度内,就说明欧洲国家的反恐工作取得了进步。”崔洪建说。

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·图斯克所表示的那样,“任何对我们成员国的攻击都是对我们整体的攻击,我们应该团结一致肩并肩和瑞典人民站在一起。”

银鳞胸甲,蓝色品质,5金一件
进去该吧顶端会有一个活动
诅咒你一辈子买方便面只有调料包!!!魂淡…